<acronym id="u62ci"><small id="u62ci"></small></acronym>
<rt id="u62ci"><small id="u62ci"></small></rt>
<acronym id="u62ci"><small id="u62ci"></small></acronym>
<rt id="u62ci"><small id="u62ci"></small></rt>
<rt id="u62ci"><optgroup id="u62ci"></optgroup></rt>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當前位置     首頁 > 宏觀經濟 > 更多新聞 > 正文
中經搜索

體育比賽“盜播”手段隱蔽難根治 轉播商損失慘重

2019年09月01日 07:17   來源:中國之聲   

  據中國之聲報道:對于足球迷來說,每年的八九月份都算得上是一個節日了。隨著我們本土的中超聯賽逐漸進入白熱化階段、歐洲各大足球聯賽新賽季的大幕也相繼拉開,這種體育比賽扎堆的日子,作為觀眾的我們絕對是過足了眼癮。

  比賽熱度逐漸升溫,轉播的場次也越來越多,可隨之產生的侵權、盜播等問題卻讓不少聯賽版權方傷透了腦筋,作為多個聯賽版權方的蘇寧旗下的PP體育最近就“如臨大敵”,目前PP體育提起的有關侵權盜播的訴訟案件就達到了120件,索賠金額超過6個億。

  各種聯賽的版權費用水漲船高,可與之相對應的,卻是形式越來越多樣、技術越來越隱蔽的盜播侵權手段。近日,PP體育還發布聲明譴責這些盜播侵權的行為,并呼吁全社會全行業自律。那么盜播侵權的現象為何難以根治?危害體育賽事的頑疾又該如何治理?

  “盜播”手段愈發隱蔽 中超、英超直播成侵權重災區

  在國內球迷中擁有廣泛市場的中超聯賽和英超等比賽,成了“盜播”現象的重災區。根據中國網絡版權監測中心發布的數據,針對中超上半賽季的比賽,累計監測到侵權鏈接約3.18萬條。新賽季英超盜播形勢同樣嚴峻,截至第三輪聯賽,監測發現侵權鏈接接近1萬條。其中,僅8月北京國安對陣廣州恒大的一場焦點戰,就監測發現PC端侵權網站26家,侵權鏈接210條,移動端侵權APP11個,侵權鏈接179條,而且這場比賽前,甚至出現多名大V違法傳播相關賽事盜播鏈接的行為。

  多位球迷表示,每當大賽臨近,各大體育論壇版面就會跳出非法直播鏈接,甚至有直播平臺主播,直接對持權轉播商的畫面做錄屏之后,關掉原視頻聲音,偷梁換柱換成自己解說,有的直播頁面還會在中場休息時放出二維碼,將觀眾引向廣告頁面、甚至賭球頁面等。山西球迷郭先生:“偶爾也看到過直播平臺的鏈接,經?粗粗捅某鲆粋二維碼什么的!

  蘇寧控股集團知識產權總監郭晨輝向中國之聲記者表示,近年來,盜播現象屢打不絕,而且逐漸呈現出形式愈發多樣、手段愈發隱蔽等特點。

  “盜播手段的話其實還是比較多的,就包括說這種UGC平臺主播的錄屏,包括使用境外的衛星信號截取我們的直播流,去嵌套我們的播放器;蛘咛D我們的網頁、去除我們網頁正常的周邊的內容,只留一個播放器在上面!

  轉播版權投入不菲 遭遇盜攝損失慘重

  據了解,近年來以蘇寧為代表的轉播商在各大聯賽的轉播版權上投入不菲。2016年,PP體育以約50億元人民幣的價格拿下了英超2019-2022年三個賽季的版權;此后,PP體育與德甲聯盟達成合作,以2.5億美元買下德甲2018-2023賽季為期5年的全媒體獨家版權;此外PP體育還擁有本賽季中超、亞冠、意甲、法甲、歐冠等賽事的獨家新媒體轉播、點播權。

  一面是轉播商天價砸下版權,另一面卻是盜播平臺肆意竊取流量,這也讓賽事轉播商的合法權益受到了嚴重侵害。郭晨輝介紹,體育比賽的版權與電影電視劇的視頻版權不同,并不是“拿來即用”,包括解說成本、演播室費用、傳輸成本在內的體育賽事制作成本對轉播商來說也意味著不小的壓力。

  “我們去買的所謂的體育版權最早拿過來的時候我們叫公共信號或者叫清潔信號。然后這個信號里面沒有周邊包裝,沒有相應的統計,沒有戰術分析,包括解說,這些都是沒有的。所以說我們就需要在拿到公共信號之后,在我們pp體育的演播室里面,有導播導演,然后我們的解說員,然后再進行二次的加工制作,最終才能夠形成用戶看到的東西。在這當中,演播室建設成本、傳輸成本,各項技術的應用,包括說我們對用戶的終端傳輸成本,這都是耗費很多的!

  PP體育發布聲明譴責盜播侵權

  近日,PP體育在公告中稱:有大量網站在持續盜播,并且行為愈演愈烈,甚至一些盜播平臺通過盜播引入流量并通過賭球非法獲利,這不僅嚴重危及體育產業健康有序的發展,危害社會,并破壞了中國互聯網的生態環境。作為眾多足球賽事的版權運營方,PP體育強烈譴責盜播行為,將會用法律手段加大打擊盜播的力度,維護自身權益。據悉,目前PP體育提起訴訟案件的達到120件,索賠金額超過6個億。

  長期關注知識產權領域的北京韜安律師事務所創始合伙人王立巖律師表示,目前體育賽事轉播的知識產權保護,適用法律、性質界定,著作權、鄰接權的相關問題討論、以及體育賽事轉播是否屬于著作權法中所謂的“作品”等,這些因素都對此類侵權案件的審理提出了挑戰。

  “比如說現場轉播的這一部分,這一塊的知識產權保護是近兩年來關注的比較多的。在現在所關注的這一部分來看,到底要不要用反不當競爭法去規制,還是說著作權法去規制,還是說在整個大的民法框架里面去規制,這個是所說的一個規制路徑和規制手段問題!

  違法成本過低是盜播泛濫根因

  王立巖律師還表示,違法成本過低是盜播頑疾長期無法根治的重要原因之一。

  “有很多是因為我通過違法的手段獲取的收益會遠遠高于我一旦被查處而支付的賠償,你比如說我通過違法可以賺到1000萬,我賠償最多賠個三五十萬,所以變成了一個違法成本過低的問題,所以很多人都會這樣去做,沒有辦法有效的遏制,但是最近幾年判賠的額度和打擊力度在提升。以打擊違法和懲處違法的手段,實現對于公眾選擇的有效保護!

  PP體育表示,截至目前,針對IPTV已布設了覆蓋全部中國大陸地區的監控和取證網絡,PP體育累計取證場次已經超過5000場。郭晨輝呼吁,打擊盜播行為需要轉播商不斷提升服務質量、也需要引導消費者逐步適應“正版環境”,這需要全行業全社會的共同努力。

  “希望我們最終的用戶,我們真正的球迷能夠去支持我們的體育產業發展。而我們的體育轉播是體育產業發展的一個窗口,也是最大的一個資金支持來源。所以說當我們有更多的人愿意去看正版的比賽,才可能會讓我們的整個體育產業發展的越來越好!

  央廣記者 李行健

(責任編輯:何欣)

澳门澳门| 贵港| 深圳| 白城| 晋江| 邯郸| 宁德| 蚌埠| 三亚| 海拉尔| 德阳| 宝应县| 榆林| 澄迈| 临沧| 开封| 泗洪| 双鸭山| 甘南| 温岭| 诸城| 临汾| 昭通| 怀化| 邹城| 甘孜| 乌兰察布| 大庆| 仁怀| 六安| 日喀则| 黄冈| 博尔塔拉| 新余| 长葛| 新疆乌鲁木齐| 喀什| 济宁| 曲靖| 台北| 曲靖| 台湾台湾| 东海| 荆门| 四平| 清远| 永新| 赤峰| 楚雄| 义乌| 来宾| 阿拉善盟| 随州| 四平| 绥化| 厦门| 灌南| 新余| 定西| 自贡| 陇南| 阿勒泰| 肇庆| 黄山| 池州| 厦门| 琼海| 驻马店| 临沧| 河北石家庄| 清徐| 浙江杭州| 兴安盟| 新余| 莆田| 临海| 揭阳| 章丘| 沛县| 滁州| 定西| 酒泉| 吐鲁番| 铜仁| 库尔勒| 泗洪| 阜阳| 寿光| 咸阳| 贵州贵阳| 忻州| 白沙| 潮州| 深圳| 吴忠| 咸阳| 阿拉尔| 株洲| 吉林长春| 威海| 沭阳| 日土| 十堰| 玉林| 河源| 南安| 宁波| 商丘| 日土| 丹阳| 淮安| 德宏| 东方| 新泰| 永新| 内江| 邹平| 赤峰| 榆林| 贵州贵阳| 甘南| 丹东| 宁国| 鄢陵| 开封| 漯河| 伊犁| 潜江| 黔西南| 临沧| 慈溪| 海宁| 平潭| 平凉| 新余| 桓台| 滁州| 嘉峪关| 湖北武汉| 梅州| 琼海| 韶关| 那曲| 陇南| 台州| 大同| 柳州| 澳门澳门| 海丰| 仙桃| 湖北武汉| 楚雄| 丽水| 九江| 柳州| 临夏| 金华| 阜新| 新余| 白山| 佳木斯| 苍南| 亳州| 喀什| 昆山| 兴安盟| 汉川| 台北| 杞县| 许昌| 韶关| 晋城| 海东| 屯昌| 和田| 抚顺| 佛山| 昭通| 禹州| 临沧| 江苏苏州| 如东| 台南| 南京| 阳春| 诸暨| 晋江| 来宾| 海宁| 余姚| 大同| 本溪| 永州| 清远| 慈溪| 朝阳| 云南昆明| 沭阳| 韶关| 广汉| 清远| 陵水| 焦作| 荆州| 新乡| 燕郊| 通化| 兴化| 咸阳| 黔西南| 绵阳| 黑龙江哈尔滨| 黄山| 萍乡| 阜新| 遵义| 燕郊| 诸城| 邹城| 赵县| 桓台| 阿克苏| 台湾台湾| 乌兰察布| 灌南| 枣庄| 温州| 淮安| 赤峰| 三河| 怀化| 菏泽| 泗阳| 喀什| 临夏| 库尔勒| 珠海| 金昌| 宿州| 赵县| 阳江| 定州| 巴彦淖尔市| 沭阳| 甘南| 连云港| 唐山| 临猗| 信阳| 张家口| 保亭| 甘孜| 枣庄| 百色| 神农架| 桂林| 山西太原| 河池| 张家口| 滁州| 淮南| 茂名| 廊坊| 信阳| 禹州| 浙江杭州| 安顺| 乐平| 梅州| 长兴| 清远| 滨州| 泉州| 邳州| 台南| 杞县| 日土| 株洲| 庄河| 遂宁| 海西| 楚雄| 鹤岗| 泰州| 寿光| 陵水| 克拉玛依| 驻马店| 改则| 神农架| 内蒙古呼和浩特| 台湾台湾| 固原| 许昌| 渭南| 辽阳| 浙江杭州| 温岭| 大兴安岭| 澄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