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u62ci"><small id="u62ci"></small></acronym>
<rt id="u62ci"><small id="u62ci"></small></rt>
<acronym id="u62ci"><small id="u62ci"></small></acronym>
<rt id="u62ci"><small id="u62ci"></small></rt>
<rt id="u62ci"><optgroup id="u62ci"></optgroup></rt>

回顧新中國70年圖書出版業 奉獻更多中國好書

2019年08月30日 08:58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原標題:奉獻更多的中國好書(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

  應當怎樣回顧新中國70年的圖書出版業?

  可以從規模的發展壯大來回顧。新中國成立之初,全國圖書出版社不到百家,書店不到3000家,如今出版社已發展到581家,書店超過20萬家,此外還有被稱為圖書銷售半壁江山的網絡銷售。1950年全國出版圖書只有12153種,2018年全國出版圖書已經突破50萬種。至于圖書出版業的經濟規模愈發無法比較。

  也可以從經營結構的優化來回顧。新中國成立之初,全國沒有一家出版發行集團,更談不上上市。70年后的今天已經有了30多家出版發行集團,16家上市的國有出版股份公司。

  還可以通過對外交流的成就來回顧。上世紀50年代,我國只有極少量的圖書出口,極少參加國際書展。而2018年出口圖書全年達6000萬美元,年度輸出圖書版權1萬多種到89個國家和地區,F在,全世界40多個國際書展,幾乎每個書展都有中國的出版機構參展。中國圖書出版業已先后在法蘭克福書展、巴黎圖書沙龍、倫敦書展、美國書展等18個國際書展上舉辦中國主賓國活動。

  還可以從技術創新的日新月異來回顧。在圖書出版走過了紙介質鉛印、膠印和數字印刷的歷程之后,圖書數據庫、電子書、有聲書、AR/VR圖書、多媒體電子書接踵而至,聞所未聞的數字出版物現已與紙介質書籍成并存態勢,而智能出版還正在興起。

  然而,回顧圖書出版業的發展歷程,我以為最重要的還是要通過出版的好書來回顧,因為出版業的主要使命就是多出好書。

  新中國成立之初,從解放區帶來的一批文學作品《暴風驟雨》《太陽照在桑干河上》《小二黑結婚》《王貴與李香香》《漳河水》《白毛女》等出版發行。與此同時,五四以來的魯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艾青、冰心、葉圣陶等名家作品繼續出版。

  當讀者正思量新中國將如何對待古典文學和外國文學的時候,1952年《水滸傳》出版了。很快,不僅是《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等蘇聯小說出版了,俄國的普希金詩歌和高爾基、托爾斯泰等人的小說也出版了,《莎士比亞戲劇選》和巴爾扎克的小說也陸續出版了。

  最激動人心的是一批令人感奮的新書——長篇小說《保衛延安》啟動了革命戰爭的文學書寫,之后便有“保林青山”和“三紅一創”蔚為大觀。前者是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保衛延安》《林海雪原》《青春之歌》和《山鄉巨變》等四部長篇小說,后者是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的四部長篇小說《紅日》《紅巖》《紅旗譜》和《創業史》,成為中國文學出版史上的佳話!睹飨娫~選》的出版,《鐵道游擊隊》《我們播種愛情》《三家巷》《苦菜花》《上海的早晨》等一批長篇小說和《將軍三部曲》《雷鋒之歌》《復仇的火焰》等一批抒情長詩的出版,讓億萬讀者聞書香而感奮。

  建設年代的圖書出版起步之初就確定了“古今中外”的格局。古代文化遺產整理研究的出版加快了步伐。4部古典文學名著校注本出齊,一批古典小說、詩詞、散文、文論相繼出版,“二十四史”整理校注工作開始啟動。外國文學“三套叢書”(“外國古典文學名著叢書”“外國文藝理論叢書”“馬克思文藝理論叢書”)的出版,宣示了中國圖書出版業的現代品格——既是中國的,也是世界的,既是馬克思主義的,更是人類文明的。

  新中國成立之初的17年里,商務印書館翻譯出版了200余種世界各國學術譯著。與此同時,國家出版管理部門還組織制定了《外國名著選譯十二年(1956-1968年)規劃總目錄》,共計劃收書1614種。這一規劃在1978年之后得到落實。1982年“漢譯世界學術名著叢書”第一輯50冊出版,引得眾多青年學子競相爭購,F在,這一皇皇巨著已經達到700種的規模。

  1978年5月,伴隨改革開放,出版機構重印35種中外文學名著!锻鈬诺湮膶W名著叢書》更名為《外國文學名著叢書》,加大了覆蓋面。重印中外文學名著,滿足了廣大讀者“井噴式”的閱讀需求和人們思想解放的迫不及待的需要。

  改革開放40年來,許多圖書的出版成為標志性事件!肚啻喝f歲》《冬天里的春天》等長篇小說的出版標志著開啟思想解放的閘門;《平凡的世界》《白鹿原》《紅高粱家族》等作品的出版標志著文學更緊密地擁抱普通大眾;《塵埃落定》《東藏記》等作品的出版標志著文學的多樣性成為可能。曹文軒獲得國際安徒生兒童文學獎,標志著我國兒童文學的出版已達到可與國際同行平等對話的水準!恫涣蓄嵃倏迫珪啡g本和《中國大百科全書》的出版,標志著我國百科事業已經趕上先進發達國家的步伐!白呦蛭磥韰矔焙汀白呦蚴澜鐓矔薄矮@諾貝爾文學獎作家叢書”等叢書的出版標志著國家的改革開放和文化建設已經擁有更為廣闊的參照系!爱敶洕鷮W系列叢書”的出版標志著中國的發展從理論到實踐上都轉型為以經濟建設為中心。

  外國版權圖書的引進和出版同樣具有標志性。上世紀80年代《大趨勢》《第三次浪潮》等,上世紀90年代大量外國經濟學名著,20世紀之初《世界是平的》等書籍的翻譯出版,標志著中國既能順應經濟全球化趨勢,且能自主選擇道路前行。

  進入新時代,我國科技出版經常使得國際同行驚喜!豆こ炭刂普摗贰肚噍锛扒噍锼仡愃幬铩贰吨袊罂茖W裝置》和“中國高鐵技術系列教材”等書籍的出版,標志著我國科學技術在若干重要領域已居于領先地位。

  書香飄過70年!读暯秸勚螄碚芬粫霭5年來,已經以22個語種、25個版本、625萬余冊發行量覆蓋160多個國家和地區,在海外受歡迎程度是中國圖書70年來沒有出現過的。這一出版實例讓我們意識到中國道路和中國經驗正受到世界更廣泛的關注,我們可以為新時代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奉獻更多的中國好書。

 。ㄗ髡呗櫿饘,系中國韜奮基金會理事長、中國出版協會副理事長)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李冬陽 )

回顧新中國70年圖書出版業 奉獻更多中國好書

2019-08-30 08:58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查看余下全文
白银| 汕头| 仁寿| 大庆| 恩施| 邹平| 汉中| 陕西西安| 金坛| 永康| 晋江| 阿拉善盟| 本溪| 荣成| 青海西宁| 吕梁| 临夏| 淮南| 靖江| 宁国| 绥化| 海拉尔| 荆州| 大庆| 无锡| 澄迈| 锡林郭勒| 鞍山| 邹城| 黔东南| 辽阳| 包头| 台北| 图木舒克| 日喀则| 五家渠| 台湾台湾| 宁国| 吉林长春| 高雄| 邵阳| 白沙| 芜湖| 迪庆| 淮北| 灵宝| 丹东| 凉山| 盐城| 如东| 宝鸡| 儋州| 上饶| 石嘴山| 象山| 琼中| 大兴安岭| 鄂州| 大庆| 宝鸡| 晋中| 呼伦贝尔| 张家口| 株洲| 上饶| 延安| 高雄| 长垣| 宜都| 晋城| 亳州| 简阳| 嘉善| 大连| 防城港| 德阳| 文昌| 日喀则| 濮阳| 吉林| 曲靖| 赵县| 芜湖| 衢州| 台山| 孝感| 白城| 济南| 汕尾| 忻州| 玉林| 盐城| 瑞安| 澳门澳门| 香港香港| 阿拉善盟| 偃师| 禹州| 桐城| 长葛| 临猗| 焦作| 贺州| 晋中| 高密| 晋中| 那曲| 神农架| 泰兴| 攀枝花| 恩施| 汉中| 赵县| 娄底| 和县| 温州| 梧州| 霍邱| 潮州| 博罗| 石河子| 七台河| 焦作| 巢湖| 南通| 澳门澳门| 萍乡| 天长| 临汾| 荣成| 宜都| 玉环| 南充| 荆门| 邳州| 燕郊| 杞县| 周口| 承德| 和县| 聊城| 武威| 枣庄| 贵州贵阳| 新乡| 潮州| 五家渠| 陕西西安| 黔东南| 如东| 乐山| 荆门| 邵阳| 鹰潭| 东海| 邹平| 宜都| 榆林| 靖江| 山东青岛| 泗洪| 云南昆明| 和县| 绥化| 莱芜| 香港香港| 龙岩| 兴安盟| 巢湖| 建湖| 平顶山| 金坛| 山南| 玉林| 曲靖| 偃师| 嘉峪关| 宁国| 和田| 陕西西安| 张北| 呼伦贝尔| 甘孜| 通化| 马鞍山| 海门| 锦州| 辽源| 湖州| 中卫| 青州| 白山| 连云港| 馆陶| 临汾| 周口| 温州| 天门| 酒泉| 大理| 白城| 赵县| 鄂州| 安徽合肥| 洛阳| 黔南| 醴陵| 新余| 甘孜| 德清| 株洲| 阿拉尔| 淮安| 简阳| 项城| 克孜勒苏| 伊犁| 连云港| 邢台| 阳泉| 信阳| 酒泉| 昌吉| 鹤壁| 南平| 瓦房店| 阳春| 吉林| 丽江| 甘南| 牡丹江| 内江| 四平| 赣州| 海宁| 玉溪| 鞍山| 日照| 恩施| 海西| 神木| 铜川| 定州| 周口| 梧州| 山东青岛| 嘉兴| 乌海| 泰安| 榆林| 赣州| 金华| 绵阳| 吐鲁番| 铜陵| 恩施| 常德| 营口| 大连| 德宏| 潜江| 阿拉善盟| 灌南| 玉林| 贵州贵阳| 乐清| 咸宁| 酒泉| 甘南| 灌云| 商丘| 东莞| 肇庆| 扬中| 呼伦贝尔| 正定| 晋江| 聊城| 大同| 和田| 金华| 甘肃兰州| 宁国| 山东青岛| 石嘴山| 荆门| 亳州| 泉州| 大理| 台湾台湾| 兴安盟| 台山| 甘肃兰州| 灌南| 扬州| 莱州| 齐齐哈尔| 茂名| 池州| 株洲|